欢迎您访问南平商网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南平省重点综合性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聚焦 > 正文

东方园林风光背后暗藏风险

日期:2018-06-09 11:38:25     南平商网   编辑:张玲玲
导读:今年1月15日,在机构公布的2017年ppp项目中标排行榜15强中,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002310)以累计中标金额1022亿元位列第12位,位列民营企业第二名。
  东方园林可谓是风光无限。

  今年1月15日,在机构公布的2017年ppp项目中标排行榜15强中,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002310)以累计中标金额1022亿元位列第12位,位列民营企业第二名,也是仅有的中标金额超千亿的民营企业之一。

  1月26日,美国热门脱口秀节目《艾伦秀》的官方ins上的视频显示,东方园林何巧女在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上宣布,捐出15亿美元(她三分之一的财产),用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这是有史以来数额最大的,针对野生动物保护的个人慈善项目捐献。

  然而,让何巧女意想不到的是,三个月之后,她遭遇了或许是其从业以来最大的一次尴尬。5月20日,东方园林计划发债10亿元,但最终仅获5000万元融资额,并导致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内股价下跌19.58%,市值浮亏98亿元。

  之后,何巧女选择了质押股权,用于解决资金难题。5月29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何巧女于5月25日,分4笔将3106万股质押,用于个人融资。质押的股份占其所持股份2.79%。

  东方园林面临多方面的风险。中企财经治理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杜映梅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融资失利,说明潜在债权人对风险的敏感度非常的强烈,意识到了东方园林未来不可控的债务风险。

  偿债压力面临的风险

  然而,在东方园林的公示报告中,多次表示公司现金充足,不存在偿债问题。2018年5月23日晚间,在《关于公司债券发行情况及部分媒体质疑的说明公告》(以下简称《公告》)中,东方园林仍在强调:虽然今年有29亿的债券需要兑付,但是每年6月份和第四季度都是公司的回款高峰,所以不存在兑付风险。东方园林2017年的财报也显示,货币资金34亿之多。

  看起来似乎的确很充沛。但《中国企业报》记者注意到,东方园林使用受限的资金高达12.6亿,这也意味着可以用来自由支配(还债)的资金实际只有21.4亿元。

  另外,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3月31日,在241亿的流动负债中,除去应付票据、应付账款、预收款项这3项经营性负债外,需要立即偿还的短期负债(短期借款、其他流动负债等)竟然高达90.1亿元。

  对此,《公告》表示,东方园林计划用6月份和四季度的回款来清偿这些债务。

  东方园林真正可以用来还债的,只有现金流量表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杜映梅告诉记者,通过财报分析发现,其2017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只有29.24亿元,就算2018年继续增长35%,达到40亿元以上,情况也并不乐观,依然面临将近60多亿的资金缺口压力。而此次发债失败,也预示着东方园林融资的渠道已经越来越窄。

  杜映梅认为,此次发债失败造成的融资危机,短债长投或是其最大元凶。她说,短债长投就是融资计划和资金的使用计划期限结构不对称,在这种债务期限结构背景下,一旦债市一级市场存在较大起伏,融资安排计划被打乱,其可能酿成现金流困境,进而危及项目以及公司经营。

  资金回收慢的压力风险

  东方园林应收账款的增速一直低于营业收入的增速。

  数据显示,东方园林2015年“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是19.87亿元,如果当年没还上,就会在2016年记为“1至2年”的应收账款,也就是12.47亿元。如果还是没还上,就会在2017年记为“2至3年”的应收账款,也就是8.92亿元。这意味着,东方园林1年以内应收账款的回款率只有37%,1-2年的回款率只有28%,远远低于同行业的平均水平。

  吊诡的是,通过调查发现,东方园林自2015年做PPP以来,不仅保证了每年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为正数,甚至还在2017年超过了净利润。显然,东方园林搞工程项目,不仅能把钱都收回来,而且还能多收钱,从现金流量表来看,东方园林的现金流回收非常好。

  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杜映梅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东方园林2017年报披露存货中存在大量工程已经完工,但确没有竣工验收结算的项目。同时,该企业年报还披露,企业的收入确认采用的是完工百分比法,是根据工程进度确认收入。按会计基本原则中收入与成本配比原则,理应按完工进度确认收入,同时将对应的存货结转计入成本(主营业务成本)。她认为,企业不及时结转成本无非就是想让收入增加。成本降低,提高利润,同时账面资产保持不变(存货未结转到损益类科目下),资产负债率好看而已。

  现金流回收如此好却还缺钱,说明公司一定是在不断地投资搞扩张。记者注意到,2015年之后,东方园林的经营性净现金流虽然显著提升,但投资性净现金流却持续流出,而且投资性净现金的流出,明显高于经营性净现金的流入。过去3年,其经营活动与投资活动合计产生的现金净流出都在10亿以上。

  不仅如此,东方园林在资产负债表上体现出来的存货,从2014到2017年,猛增了将近70亿元。

  “主要是东方园林把资金全都投到了一个个的PPP项目上了。”杜映梅告诉记者,PPP项目是公司和政府合作一起建设公共服务设施,而此类项目需要企业大量“垫资”,但资金回收并不容易,其应收账款和存货均会比较高。一个PPP项目都像是嗷嗷待哺的巨兽,需要东方园林不断地投入资金,使得其面临较大的回款风险。

  而通过项目盈利很难支撑这么庞大的资金需求。杜映梅对记者表示,在这样的循环中,东方园林必须不断地融资,不断地上项目。不上项目就无法融资,不融资就没办法维持项目运转。雪球只能越滚越大,一旦停下来,或者只要资金链出现一点小困难,都有可能失去平衡,最终压垮整个企业。

  政策调整带来的风险

  对于东方园林来说,不仅要面临资金方面的压力,还要面对政策带来的风险。

  近几年来,包括东方园林在内的PPP项目可谓风光无限。然而,在这一过程中,一些企业在PPP项目快速膨胀的过程中,借道PPP变相融资、注重短期利益,轻视长期运营等各种乱象开始浮现出来。

  为此,国家紧急拉闸, PPP项目政策正悄然发生变化。财政部的实施的措施一是限制地方政府的项目支出;二是制造障碍抑制公司开展PPP项目。

  这对东方园林来说无异于迎头一击。面对如此巨大的债务以及123亿巨量存货所面临的减值风险。特别是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下,那么多的PPP项目要交付,而账款回收也是一大难题。在没有好的经营活动现金流的情况下,东方园林将如何办?杜映梅对《中国企业报》记者分析,或许只能采取对供应商延迟付费。但这意味着巨大风险,在目前这种状况,只要公司出现任何风吹草动,尤其是资金链问题,供应商们很快就会倾巢出动逼债,成为压倒骆驼的最重的一根稻草。

  不仅如此,由于今年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发,造成融资难度再次增加,也给东方园林增加许多不确定性。

  记者注意到,从今年1月1日至5月22日,已有19只信用债违约,涉及10个发行人,违约金额合计171.01亿元。以民营企业为主的违约事件增多,短期内市场出现一定的恐慌情绪,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

  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东方园林通过债券融资金额合计约128亿元。截至5月23日,该公司还有约66.5亿元债券处于存续期。除了债券融资,其还通过股权再融资用于外延式并购扩张。2013年以来,东方园林通过定向增发募集资金净额超过30亿元。杜映梅对记者表示,如果东方园林不能用较低成本的中长期债券替换,那意味着后续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来获取融资,甚至牺牲原有股东的利益。

  此外,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股权也长期高比率被用于质押融资。根据公司最新公告,何巧女女士共持有东方园林约11.1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1.52%。其所持有公司股票累计质押股份数约为7.35亿股,占其持有东方园林股份总数的66.02%,占东方园林总股本的27.41%,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女士和唐凯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数占其持股总数的56.01%,东方园林由此产生的风险和企业未来走向也存在许多不确定性。来源:中国企业网(记者 钟文)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人员名录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联系我们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5-2016 南平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501381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223
邮编:710065, ,, :
广告运营:南平商网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